(0038)中文系-樂府詩
(971_0038樂府詩)

1: 李建崑
2: 中文系
2: 蔡孟心


一、教學目的

樂府詩源於漢代,綿延至清朝,在中國古典文學中,蔚為大國。本課程之目的在介紹樂府詩之體製、特徵、流變、價值,使學者能賞析、講論、進而研究樂府詩。

二、主要內容
(一) 先概論樂府詩之體製、特徵、流變、教材教法、參考書目,以得入門途徑。
(二) 再由漢代樂府詩入手,講授漢、魏、晉、南北朝樂府,兼及賞析與批評。
(三) 有以上基礎,再講授唐代「新樂府」,以明樂府詩之變化。
(四) 再依朝代先後,循序介紹歷代樂府詩名作。
三、參考書目(教授偏目上課另附)
余冠英選注《樂府詩選》華正書局,民國92年。(主要教材)
邱燮友《樂府詩導讀》(邱燮友、周何、田博元合編《國學導讀》),
三民書局,民國82年。
宋•郭茂倩《樂府詩集》上下冊,里仁書局
四、成績考核:期中考、期末考、期末報告各佔三分之一。
五、接見學生:週三上午10:10至12:00、人文大樓H504室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樂府詩緒論
97.09.15

一、 何謂樂府:

(一) 本為漢代的官署之名,漢代少府屬官,漢書百官公卿表載:「少府:秦官、掌山海地澤之稅,以給供養,有六丞。屬官有尚書、符節、太醫、太官、湯官、導官、樂府。」
(二) 成立年代:
1. 創始於武帝以前,此史記樂書主之。
2. 創立於武帝之世:
A、漢書禮樂志主之:「武帝定郊祀之禮,乃立樂府,采詩夜誦,有趙、代、秦楚之謳。以李延年為協律都尉,多舉司馬相如等人造為詩賦,略論律呂。」
B、漢書藝文志云:「自孝武立樂府而采歌謠,於是有代、趙之謳,秦楚之風,皆感於哀樂,緣事而發,亦可觀風俗,知厚薄之。」
3.創始年代大致為漢武帝元鼎元年
(三)樂府詩采集地域:趙-河北南部,山西東部,河南黃河以北區域。
代-河北蔚城縣以北
秦-陜西、甘肅一帶
楚-湖北、湖南、江蘇、浙江、四川巫山以東。
作品採集範圍十分廣泛,經過時間的流傳,至中唐成為新樂府(具備有樂
府的精神)但不入樂,反映民間疾苦,百姓心聲。
二、 樂府之裁撤

(一) 武帝所立樂府有時採民間作品入樂,有時以文人作品入樂,漢哀帝時,樂府遭裁撤,此因自漢成帝時,「鄭聲」盛行,黃門名倡丙疆、景武之流,富顯於世,甚至與皇帝爭奪女樂,甚至有外戚之家十分淫侈,當哀帝仍為王子之時,即十分厭惡,登位之後,就對樂府開刀。
(二) 因此西漢的樂府民歌,因此寥寥可數。至漢光武帝(東漢)又有些俗樂進來。樂府並不因為機構是否存在而存有,於漢哀帝裁撤後,樂府古題仍有流傳。

三、 樂府的分類:

(一) 現存之樂府詩以郭茂倩所編之樂府詩為主,郭茂倩把樂府詩分為十二類, 此本為最具規模的樂府詩集,被視為一部樂府詩的總集。
(二) 隨著樂府詩之發展與蒐集,出現了分類整理之問題,最早替樂府詩做分類為宋明帝,有「漢樂四品」之說:
1. 大予樂(祭祀神明之樂)似詩經的頌,大予樂為郊廟祭祀。
2. 周頌雅樂
3. 黃門鼓吹(天子宴饗之樂)似周的小雅。
4. 短簫鐃歌(天子在各種場合所用之俗樂)
以上是以貴族立場所作的狹義的分類。
(三) 唐、吳競、樂府古題要解:將所有樂府詩分成八類:
1. 相和歌(指男女愛情,此為漢樂府之精華)
2. 拂舞歌
3. 白紵歌
4. 鐃歌
5. 橫吹曲
6. 清商樂
7. 雜題
8. 琴曲
以上只有第四類鐃歌相同,其他都無紀錄之內容,此分類更多了一些民間俗樂,此種分類可看出較重視文學價值方面,尤其為相和歌與清商曲更是民間俗樂之大類。
(四) 南宋、郭茂倩網羅歷代之遺文,將吳競之分類加以擴增為十二類:
1. 郊廟歌辭:貴族為祭祀所作的樂歌,今仍存房中樂十七章、郊祀歌十九章(為文人所寫的,如司馬相如,為騷體也視為祭祀宗廟之用,此類為典雅有餘,藝術性不足),漢高祖之唐山夫人寫宗廟之樂,標榜孝道。
2. 燕射歌辭:已完全亡佚,不知其詳。
3. 鼓吹曲辭:與第四類橫吹曲辭,兩者都是胡樂,今只剩鐃歌十八篇。
4. 橫吹曲辭:亡佚。
5. 相和歌辭:與第六類清商曲辭,二者皆為街陌謠謳,是漢代樂府詩精華,兩者為音樂型態的差別,其他皆同(伴奏樂器的不同而產生的分別)。
6. 清商曲辭:清調、平調。如江南可採蓮、白頭吟、薤露、陌上桑、蒿里。
7. 舞曲歌辭:分為雅舞(用於郊廟)、雜舞(用於燕享)。
8. 琴曲歌辭:大多是偽託是不可靠的,歌詞由後人補寫而成,凡題目有「操」皆為此類。
9. 雜曲歌辭:反映社會層面最廣的民間歌謠,為漢代民間歌謠所寫成。題目中有「行」,引歌、謠、吟、詠、歎、怨篇,皆屬之。
10. 近代曲辭:隋唐以後之民歌。
11. 雜歌謠辭:見諸史傳小說中之雜曲。
12. 新樂府辭:為唐式新歌,亦有不入樂者,只是借用樂府格調所寫成。

※新樂府辭與新樂府之差別?
新樂府辭有含新樂府,但不可畫等號。
※ 樂府詩和五言古詩有關?
有些學者認為五言古詩起源為民間文人所寫,但正確的應該是樂府詩,只是恰好班固寫時,為文人所寫五言古詩的第一首。所以五言古詩和樂府是密切相關的。而七言古詩於樂府詩中較少,應與音樂有關,造成五言的體材較多,外來音樂和詩的體裁也有關,樂府本為民間文學,後因文人所書寫,而演變成一種新的體裁。

四、 樂府與五言詩

(一) 傳統的觀點:
1. 班固的詠史為五言古詩的第一首(文士系統)為中國古典五言詩較完整合格
的代表。
2. 沈約 宋書樂志:提到江南可採蓮、烏生十五子、白頭吟、皆漢代街陌謠謳,實為五言與樂府並無絕然之劃分。
(二)漢朝為受到楚文化影響的王朝,文學史的真相是先有樂府詩,始有五言詩,
絕非先有五言古詩,而後產生五言樂府。
(三)五言詩的根源:五言詩的孕育期(漢初至武帝)-戚夫人歌。
1.戚夫人歌:子為王,母為虜,終日舂薄暮,常與死為伍。相離三千里。當誰
使告汝。
2.五言詩的發生期:(武帝至宣帝):
李延年「北方有佳人,絕世而獨立,一顧傾人城,再顧傾人國,(寧不知)
傾城與傾國,佳人難再得。」已是五言詩,若把寧不知視為配合音樂上之節
拍來看。
3. 五言詩之成立時期(東漢至建安)
(四)漢代相和歌辭西門行與古詩十九首之生年不滿百,有很多雷同的字句,
可以驗證五言古詩是出自於樂府。

自漢至唐樂府變遷大勢:
一、兩漢時期:
1.大多數樂府採自民間,雖此時也有文人詩賦,民間作品即今相和歌辭。
2.寫實性強,風格樸實自然,此為月府詩之正宗。
二、魏晉時期:
1.三曹父子喜變化漢代古辭而出己意。如:A.蒿里、薤露為漢代輓歌,曹操
用以哀傷時世,曹植用以抒懷。B.陌上桑本為漢代艷歌至三國時代曹操用
以書寫神仙題材。
2.西晉以後文人也有不少模仿漢代樂府詩,逐漸由寫實之作轉變為描述個人
感興。
3.魏時代距離漢樂府詩時代仍不遠,因此若干作品仍保持部份漢樂府的原始
精神,晉代已逐漸趨向個人化,至南朝時變化更大。
三、南朝:
1.南朝之政局移至長江以南,風土民情大異於漢代。
2.佛教道教思想的盛行,禮教的崩潰,造成民歌內容也造成很大的變化。
3.此時的民歌主要以男女相思為主,如:子夜歌,風格儇佻,形式短小,詩
歌內容漸和民間生活脫節,變為少數有錢人閒情遣興為主。
4.北朝樂府仍保有漢樂府之遺風。
四、唐代:
1.唐代是一文治武功強盛之年代,文學方面有不少打著復古旗號,實為創新
的文學風潮。
2.樂府詩之領域有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於此有非常多的成就。
※李白使用樂府舊題改創成新作。如將進酒之岑夫子、丹丘生、將進酒、杯
莫停。
※杜甫創造一種「即事名篇,無復依傍」的新樂府詩,初步脫離音樂的成分,
但仍有古樂府之精神特色。
※ 白居易以新樂府創作「諷諭詩」是樂府詩領域極大的變化。
五、 綜合來說,漢代本為里巷歌謠,變為文人詠懷,再變為南朝兒女情懷,相思
之曲,至唐代脫離了音樂變成徒歌的諷喻詩,但是傳統的樂府一直都在,只
是有新成分的加入。

兩漢樂府之聲調:
一、 雅聲:周朝的遺聲,有名無實,歌辭大半亡佚。
二、 楚聲:楚國的音樂,漢初時,雅樂已亡佚,不得不別尋楚聲以取代之。漢書、禮樂志云:「凡樂樂其所生,禮不忘本,高祖樂楚聲,故房中樂,楚聲也。」郊祀歌、楚調曲,皆是楚聲。
三、 秦聲:「漢都長安,本為秦地,意想當時京師附近,應有秦聲之流行。」
1. 史記藺相如傳:「澠池之會。」
2. 李斯.諫逐客書:「擊甕叩缶,彈箏拊髀,而呼烏烏快耳者,真秦聲也。」
3. 漢書.楊惲傳:「家本秦也,能為秦聲,婦趙女也,雅善鼓瑟。」
4. 漢書藝文志:「至武帝立樂府,有趙、代、秦、楚之謳。」
今清調、平調、瑟調皆與秦聲有關,清調:如長安有狹邪行,瑟調:隴西行,皆為秦地之歌謠無疑。
四、 新聲:北狄西域之聲,有兩次傳入時間,一為漢初,一為武帝時。
1. 漢初之鼓吹曲即從北狄傳進中原,當時無樂府,未造成影響。
2. 武帝時,張騫入西域,傳入橫吹曲,李延年因胡曲作「二十八節新聲」,今已不存,現有鐃歌十八曲,應即「新聲」。






漢樂府聲調表
國別 中樂 夷樂
聲別 雅聲 楚聲 秦聲 新聲
時代 周 漢 漢 漢
作品 中和樂職宣布 安世歌、郊祀歌、楚調曲 平、清、瑟三調 新聲二十八解
作者 王褒 唐山夫人、司馬相如、民歌 民歌 無名氏、
李延年


兩漢樂府內容:
一、兩漢樂府有三類:「貴族」、「民間」、「文人」三大類。
二、漢初至武帝為「貴族樂府」出現與流傳之時期,武帝至東漢中葉是「民間樂
府」時期,東漢中葉以後,是「文人樂府」時期。
三、第一階段全無五言詩,第二階段五言與雜言參半,第三階段全為五言詩。
四、所謂「貴族樂府」是因為內容與音樂全為貴族之事,而且是天子專用,目前
剩下三大樂章:
(一) 安世房中歌
(二) 郊祀歌(祭祀天神)
(三) 鐃歌
五、 安世房中歌
(一) 作者:高祖時代唐山夫人(漢樂府鼻祖)
(二) 何謂房中歌?房中歌之性質,本有兩大用途,一為祭祀之用,一為燕享賓客之用,祭祀時用鐘磬,宴饗賓客時,不用鐘磬。(全在樂器使用上之差別)
(三) 內容:全為宣揚儒家思想內容,尤其為孝道。
例如:大孝備矣,休徳清昭。
高張四懸,樂充宮廷。
芬樹羽林,雲景杳冥。
金友秀華,庶旌翠旌。(安世房中歌第一章)
(四) 藝術價值:房中歌總共有十七章,以句法論主要為三言、四言、七言、三種,在詩經中四言為常態句法,而三言和七言則是變化了楚辭的句法,主要是刪減了楚辭中的語助詞,成為「三言體」、「七言體」具備了文學史上的意義。
六、 郊祀歌
(一) 房中歌為宗廟祭祀,郊祀歌則為祭祀天神、地祇之用。
(二) 作者與年代:
1. 漢書禮樂志:「武帝定郊祀之禮以李延年為協律都尉,多舉司馬相
如等造為詩賦,作十九章之歌。」作者不為同一人。
2.據漢書,以朝隴首最早是元狩二年(122B.C),象載瑜最晚,是太史三
年(94B.C)所作。
(三) 郊祀歌中有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言之句式,其中七言句式已激增。
(四) 郊祀歌之傑作。

鐃歌
(一)鼓吹鐃歌並非二樂:
1.漢書敘傳有「旌旗鼓吹」之語,此為鼓吹一語最早見諸史籍者。
2.蔡邕禮樂志提及「漢樂四品,其三日黃門鼓吹」又提及「短簫鐃歌,軍
樂也。」此為鐃歌最早見諸史籍者。
3.其實「鼓吹」「鐃歌」並非兩種樂曲,它們同是胡樂,入漢後用於不同
場合而已。
(二)相傳鐃歌是沈約雜湊:此說不確。
1.鼓吹與鐃歌皆源於北狄樂,因施用範圍不同而分為兩部,在樂器中有簫
笳者,為鼓吹;有鼓角者為橫吹,前者用於朝會、道路,後者用於軍中。
2.而鐃歌與安世歌,郊祀歌一般,非貴族不用,但其文字本身,漸近於風
謠雜曲。
3. 鐃歌本有二十二曲,存世十八曲,有可解者,不可解者。
4. 自鐃歌起,始有「雜言體」,現存十八曲中,皆為長短句式,依其內容可分成下列數類:
(1) 紀巡幸:如上之回
(2) 表祥瑞:如上陵
(3) 記武功:如遠如期
(4) 敘戰陣:如戰城南
(5) 寫愛情:如上邪
(三)結語:
1.鐃歌與鼓吹曲不必強分為二,輸入於漢初,有「辭」,則在武帝時。
2.鐃歌非雅樂,非楚聲,因此體裁特殊。
3.鐃歌因使用場合不同,內容也很複雜,並非沈約雜湊而成。
4.鐃歌自明帝列為四品之一,聲價始高,魏晉以後用為雅頌之曲。
5.鐃歌音樂較為豪放,聲情悲壯,開啟了後世豪壯一派,安世郊祀與鐃歌於
句法上有差異,鐃歌多是長短句,也為日後歌行體之來由。

西漢的民間樂府:
(一) 漢書藝文志云:「自漢武立樂府而采歌謠,於是趙代之謳,秦楚之風,皆感於哀樂,緣事而發,亦是以觀風俗,知薄厚云。」此為兩漢民間樂府之由來。「樂府詩」之於漢代,一如「詩」、「騷」於周、楚。
(二) 西漢的民間樂府大約三十首,能確立為西漢之作品者有下列數首:
1. 江南(可能為五言樂府最早的一首)
2. 薤露
3. 蒿里
4. 鷄鳴
5. 烏生八九子
6. 董逃行
7. 平陵東
薤露、蒿里原為喪輓之歌,但至東漢已變。
(三) 東漢時期仍有採詩之活動,此可以從范曄後漢書中得到驗證。
現存作品可以依據其性質大致分為幻想、說理、抒情、敘事四大類型:
1. 幻想類-大致指遊仙之內容
A. 長歌行
B. 王子喬
C. 步出夏門行
D. 善哉行
2. 說理類-多言處事、避難安身立命之內容:
A. 君子行(君子防範未然,避免處於嫌疑之中)
B. 猛虎行
C. 長歌行
D. 艷歌行
3. 抒情類-範圍廣,表達各種感受者,皆屬之。
A. 西門行
B. 怨詩
C. 公無渡河
D. 悲歌、古歌
E. 陌上桑
F. 白頭吟
4. 敘事類-民情風俗,政教得失,此為樂府詩之大宗,並可反映民情。
A. 雁門太守行
B. 隴西行
C. 相逢行
D. 長安有狹邪行
E. 上留田行
F. 婦病行
G. 孤兒行
H. 十五從軍征

東漢的文人樂府

(一) 東漢文人樂府數量比西漢多:
1. 因為距離漢武帝成立樂府時間已久
2. 民間樂府中,尤其五言形式之作品,已日趨成熟,引發文人仿作之興趣。
(二) 樂府詩集中,「雜曲歌辭」所收多文人之作。
宋、郭茂倩之:「雜曲者,歷代有之。或心志之所存,或情思之所感,或宴遊懽樂之所發,或憂愁悲怒之所興,或敘離別悲傷之懷,或言征戰行役之苦,或緣於佛老,或出自夷虜,並收備載,故總謂之雜曲。」,又云:「或因意命題,學古敘事。」
形式多為五言詩但內容缺乏個性、創意。
(三) 名篇舉隅:
1. 班婕妤.怨歌行,為宮怨詩的源頭。
2. 馬援.武溪深行
3. 東平王.劉蒼、武徳舞歌,四言作品,漢明帝時為念漢高祖而作,典雅有餘,而文學性不足。
4. 傅毅.冉冉孤生竹。
5. 張衡.同聲歌,由女孩角度向喜歡之男人示好。
6. 辛延年.羽林郎
7. 宋子侯.董嬌嬈
8. 蔡邕.飲馬長城窟行
9. 繁欽.定情詩
10. 諸葛亮,梁甫吟
11. 無名氏.孔雀東南飛(古詩為焦仲卿妻作)有說法為文人樂府,來源應為民間而文人再寫定。多人以為是文人樂府,一般民間歌者寫的話,可能為長短句。
五言詩之形成為民間五言樂府而來,文人再仿作,漢明帝時,相傳田恭作遠夷樂德、慕徳、懷德三歌是為中國最早之「譯詩」。

魏樂府

一、魏代樂府已經不採詩,所謂樂府詩,率皆文士之作。
(一)魏志鮑勛傳,(以為游獵、田獵是樂府詩要表達的東西)文帝視『遊獵』
之事與『樂府』之什等同無異,與兩漢觀念相去甚遠。
(二)魏代之執政者對於儒學皆採破壞的態度,不究人格氣節,對於樂府不
重視。
二、魏代樂府詩發展,有以下三大現象:
(一)文人樂府詩全盛時期:文心雕龍時序篇云:「魏武以相王之尊,雅愛詩
章;文帝以副君之重,妙善辭賦,陳思以公子之豪,下筆琳瑯。」
1.數量:數十篇。
2.風格:變俚俗為高雅
3.內容:書寫個人生活哀樂
(二)聲調之模擬:如前有戰城南,即寫戰城南。
    1.用舊曲,不用舊題者:如(1)改安世樂為正始樂。(2)改朱鷺 
      為楚之平。
    2.用舊題,出以新義,如(1)漢之蒿里本為喪歌,曹操用以詠懷時
      事。(2)陌上桑,本為漢之艷曲,曹操用以詠神仙。
    3.三曹對於兩漢樂府大量模擬-以此為創造手段,甚至自命新題,唐 
      人新樂府以此為濫觴。
(四) 體裁大備:
1. 魏代樂府詩,論其形式四言、五言、七言雜言體均有之
2. 魏代作者未必理會聲調部份,因此所作之樂府詩常為「不入樂」之作,此又與唐人「新樂府」之創作精神相近。

曹氏父子之樂府詩:建安文學為曹氏父子倡,所創作的以樂府為大宗,有浪漫的 作品、遊仙詩、宮中宴會等描述。

一、曹操:安徽人,為軍事家,政治家,及詩人三種身份,政治上為相國,挾天 
     子以令諸侯,軍事家方面則是以武力來制服想和其爭天下之人,詩人
     而言,留下二十一首作品,有雜言體五言、四言三種形式,皆為樂府
     詩,以樂府古題,自創新意之作。
(一) 作品特色:
  1.氣勢沉雄,多慷慨悲涼之句,四言詩尤膾炙人口,為詩經 
         以後四言詩的健者。
2. 其樂府詩上承漢樂府「緣事而發」之寫作精神;下開杜甫「即事名篇」及白居易以比興寄託為主的新樂府先河,詩品列為下品。
(二) 作品舉隅:
1. 薤露歌、蒿里行。
2. 短歌行(四言詩)傳達對當時時代環境,為建安時期慷慨之氣,意涵甚多。
3. 碣石篇「四言詩」-寫征烏桓之見聞、感受。

二、曹丕:

(一)卞氏所生,與曹植同母,因曹沖早逝而繼嗣,是為魏文帝。
(二)作品留存四十首,樂府與古詩各半,再二十三首樂府詩中,以描述男女愛
   情及遊子、思婦為主要題材。
(三) 其中樂府詩全為模擬之作,沈德潛在古詩源中謂:「子桓有名士氣,一變乃父悲壯之習矣。要其變娟婉約,能移人情。」
(四) 作品舉隅:
1. 燕歌行二首-被視為中國文學史上成熟的七言古詩之首。
2. 雜詩二首-大致是書寫遊子之感受。
3. 其典論論文是中國文學批評史上第一篇文學批評文獻。

三、曹植

(一)被視為「建安之傑」生於亂世,長於軍中隨父南征北討,有極強烈的功名
   事業心。
(二) 一生以黃初元年為界分成兩個創作階段:
1. 前期是貴公子,以反映上流社會之生活內容為主,缺乏深度。
2. 後期,兄弟相煎心情悲苦,作品思想感情亦較深刻。
(三) 作品舉隅:
1. 雜詩六首,吁嗟篇,富於感情表現。
2. 另有遊仙詩作-為排遣痛苦而作,詩品評為上品。

魏代樂府:王粲等

(一) 魏代樂府以模擬樂府古題為主,曹操之薤露行,蒿里行首開先例。如欲考 
   察魏代作品中能反映民間社會之情狀者,惟能在王粲、阮瑀、陳琳、左延
   年之作品中求之。
(二) 王粲樂府詩之創作成就:從軍行、七哀等。-為後來杜甫「詩史」之作的
   藍本。
(三) 阮瑀之樂府詩有駕出北郭門行,寫漢魏之際,軍閥混戰,妻離子散,家破
   人亡,出現許多孤兒飽受後母凌虐之社會問題。
(四) 陳琳之飲馬長城窟行,描述築長城給百姓帶來之痛苦,唐代的新樂府之寫 
   作精神於此相類。
(五) 左延年之秦女休行(也為反映民生疾苦),描述秦女休報仇殺人之事,此詩之作,可能早於建安
   十年之前。

南朝之民歌樂府

樂府至南朝為模擬之作,以短小篇幅來描述南朝民間男女愛情。
一、 在樂府詩集中,收錄了吳聲歌曲,在樂府詩集卷四十七收錄了「西曲歌」,二者都是南朝民間流傳的民歌,其形式特徵是篇幅短小,絕大多數是「五言四句」體式,其內容都是男女戀情為表現的題材。
二、 吳歌大致為流傳在長江下游及「五湖」間民歌,起初是「徒歌」之形態,其後才被之管絃,其風格充滿農村兒女之鄉野氣息,主要的曲目:子夜歌、子夜四時歌、大子夜歌、上聲歌、讀曲歌等等。
三、 「西曲歌」流傳於荊、郢、樊、鄧即今長江中游、漢水一帶,其聲調節奏比起吳歌稍有差別,內容上多寫商賈行旅之戀情,富於商業氣息,如烏夜啼、那呵灘、石城樂、襄陽樂等皆重要曲目。
四、 南朝民歌之文學特色:
1. 言情真率、熱烈。
2. 好用諧聲雙關語,如以「藕」諧「偶」;以「蓮」諧「憐」之類。
3. 語言平白如話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東海大學中文系97學年度第1學期「樂府詩選讀」篇目

97.09.15

郊廟歌辭

日出入
日出入安窮?時世不與人同。故春非我春,夏非我夏,秋非我秋,冬非我冬。泊如四海之池,遍觀是邪謂何?吾知所樂,獨樂六龍,六龍之調,使我心若。訾,黃其何不徠下!

鼓吹曲辭

朱鷺
朱鷺,魚以烏。鷺何食?食茄下。不之食,不以吐,將以問誅(一作「諫者」。)


戰城南
戰城南,死郭北,野死不葬烏可食。為我謂烏:「且為客豪,野死諒不葬,腐肉安能去子逃?」水深激激,蒲葦冥冥。梟騎戰鬥死,駑馬徘徊鳴。梁築室,何以南,何以北,禾黍不穫君何食?願為忠臣安可得?思子良臣,良臣誠可思。朝行出攻,暮不夜歸。


巫山高
巫山高,高以大;淮水深,深以逝。我欲東歸,害不為?我集無高曳,水何湯湯回回。臨水遠望,泣下沾衣。遠道之人心思歸,謂之何!


有所思
有所思,乃在大海南。何用問遺君?雙珠玳瑁簪,用玉紹繚之。聞君有他心,拉雜摧燒之。摧燒之,當風揚其灰。從今以往,勿復相思!相思與君絕。雞鳴狗吠,兄嫂當知之。妃呼豨,秋風肅肅晨風颸,東方須臾高知之。


雉子斑
雉子,斑如此。之于雉梁。無以吾翁孺,雉子。知得雉子高蜚止,黃鵠蜚之以千里,王可思。雄來蜚從雌,視子趨一雉。雉子!車大駕馬滕,被王送行所中。堯羊蜚從王孫行。


上邪
上邪!我欲與君相知,長命無絕衰。山無陵,江水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!


曹丕 釣竿行
東越河濟水。遙望大海涯。釣竿何珊珊。魚尾何簁簁。行路之好者。芳餌欲何為?


謝脁 臨高臺
千里常思歸,登臺臨綺翼。才見孤鳥還,未辨連山極。四面動清風,朝夜起寒色。誰知倦遊者,嗟此故鄉憶。

橫吹曲辭

企喻歌二首
男兒欲作健,結伴不須多。鷂子經天飛,群雀兩向波。
男兒可憐蟲,出門懷死憂。屍喪狹谷中,白骨無人收。


瑯琊王歌二首
新買五尺刀,懸著中樑柱。一日三摩娑,劇於十五女。
客行依主人,願得主人強。猛虎依深山,願得松柏長。


紫騮馬歌辭二首
高高山頭樹,風吹葉落去。一去數千里,何當還故處!
十五從軍征,八十始得歸。道逢鄉里人,家中有阿誰?遙看是君家,松柏塚累累。兔從狗竇入,雉從梁上飛。中庭生旅穀,井上生旅葵。舂穀\持作飯,采葵持作羹。
羹飯一時熟,不知貽阿誰?出門東向看,淚落沾我衣。


地驅歌辭二首
驅羊入谷,自羊在前。老女不嫁,蹋地喚天。
側側力力,念君無極。枕郎左臂,隨郎轉側。


地驅謳歌
月明光光星欲堕,欲来不来早语我


雀勞利歌辭
雨雪霏霏,雀勞利。長嘴飽滿,短嘴饑。


隔谷歌二首
兄在城中弟在外,弓無弦,箭無栝。食糧乏盡若為活?救我來!救我來!
兄為俘虜受困辱,骨露力疲食不足。弟為官吏馬食粟,何惜錢刀來我贖!


捉搦歌二首
誰家女子能行步?反著裌禪後裙露。天生男女共一處,願得兩個成翁嫗。
黃桑柘屐蒲子履,中央有絲兩頭系。小時憐母大憐婿,何不早嫁論家計。


折楊柳歌辭
上馬不捉鞭,反折楊柳枝。蹀座吹長笛,愁殺行客兒。
腹中愁不樂,願作郎馬鞭。出入擐郎臂,蹀座郎膝邊。
遙看孟津河,楊柳鬱婆娑。我是虜家兒,不解漢兒歌。
健兒須快馬,快馬須健兒。(�必)跋黃塵下,然後別雄雌。


折楊柳枝歌
門前一株棗,歲歲不知老。阿婆不嫁女,那得孫兒抱。


幽州馬客吟歌辭
快馬常苦瘦,剿兒常苦貧。黃禾起羸馬,有錢始作人。


隴頭歌辭三首
隴頭流水,流離山下。念吾一身,飄然曠野。
朝發欣城,暮宿隴頭。寒不能語,舌捲入喉。
隴頭流水,鳴聲幽咽。遙望秦川,心肝斷絕。


高陽樂人歌二首
可憐白鼻騧,相將入酒家。無錢但共飲,畫地作交賒。
「何處(碟去石改舌)觴來?兩頰紅似火。」「自有桃花容,莫言人勸我。」


鮑照 梅花落
中庭雜樹多,偏為梅咨嗟。問君何獨然,念其霜中能作花,露中能作實。搖盪春風媚春日,念爾零落逐風飆,徒有霜華無霜質。


徐陵 關山月
關山三五月,客子憶秦川。思婦高樓上,當窗應未眠。星旗映疏勒,雲陣上祁連。戰氣今如此,從軍復幾年。

相和歌辭

箜篌引
公無渡河,公竟渡河,墮河而死,將奈公何!


江南
江南可採蓮,蓮葉何田田。魚戲蓮葉間,魚戲蓮葉東,魚戲蓮葉西,魚戲蓮葉南,魚戲蓮葉北。


東光
東光乎?蒼梧何不乎?蒼梧多腐粟,無益諸軍糧。諸軍遊蕩子,早行多悲傷。


薤露
薤上露,何易晞?露晞明朝更復落,人死一去何時歸?



蒿里
蒿里誰家地?聚斂魂魄無賢愚。鬼伯一何相催促,人命不得少踟躕。


雞鳴
雞鳴高樹巔,狗吠深宮中。蕩子何所之,天下方太平。刑法非有貸,柔協正亂名。
黃金為君門,璧玉為軒堂。上有雙樽酒,作使邯鄲倡。劉王碧青甓,後出郭門王。舍後有方池,池中雙鴛鴦。鴛鴦七十二,羅列自成行。鳴聲何啾啾,聞我殿東廂。兄弟四五人,皆為侍中郎。五日一時來,觀者滿路傍。黃金絡馬頭,熲熲何煌煌。
桃生露井上,李樹生桃傍。蟲來齧桃根,李樹代桃齧。樹木身相代,兄弟還相忘。


烏生
烏生八九子,端坐秦氏桂樹間。唶我!秦氏家有遊遨蕩子,工用睢陽強,蘇合彈。左手持強彈,兩丸出入烏東西。唶我!一丸即發中烏身,烏死魂魄飛揚上天。阿母生烏子時,乃在南山岩石間。唶我!人民安知烏子處?蹊徑窈窕安從通?白鹿乃在上林西苑中,射工尚復得白鹿脯。唶我!黃鵠摩天極高飛,後宮尚復得烹煮之;鯉魚乃在洛水深淵中,釣�尚得鯉魚。唶我!人民生各各有壽命,死生何須復道前後。


平陵東
平陵東,松柏桐,不知何人劫義公。劫義公,在高堂下,交錢百萬兩走馬。兩走馬,亦誠難,顧見追吏心中惻。心中惻,血出漉,歸告我家賣黃犢。


陌上桑
日出東南隅,照我秦氏樓。秦氏有好女,自名為羅敷。羅敷喜蠶桑,采桑城南隅。青絲為籠系,桂枝為籠鉤。頭上倭墮髻,耳中明月珠。緗綺為下裙,紫綺為上襦。行者見羅敷,下擔捋髭鬚;少年見羅敷,脫帽著帩頭。耕者忘其犁,鋤者忘其鋤。來歸相怒怨,但坐觀羅敷。(一解)使君從南來,五馬立踟躕。使君遣吏往,問是誰家姝?秦氏有好女,自名為羅敷。羅敷年幾何?二十尚不足,十五頗有餘。使君謝羅敷:「寧可共載不?」羅敷前置辭:「使君一何愚!使君自有婦,羅敷自有夫。」 (一解)東方千餘騎,夫婿居上頭。何用識夫婿,白馬從驪駒。青絲系馬尾,黃金絡馬頭。腰中鹿盧劍,可直千萬餘。十五府小史,二十朝大夫。三十侍中郎,四十專城居。為人潔白皙,鬑鬑頗有鬚。盈盈公府步,冉冉府中趨。坐中數千人,皆言夫婿殊。(一解)


長歌行
青青園中葵,朝露待日晞。陽春布德澤,萬物生光輝。常恐秋節至,焜黃華葉衰。百川東到海,何時復西歸。少壯不努力,老大徒傷悲。


猛虎行
饑不從猛虎食,暮不從野雀棲。野雀安無巢,遊子為誰驕?


隴西行
天上何所有?歷歷種白榆。桂樹夾道生,青龍對道隅。鳳凰鳴啾啾!一母將九雛。顧視世間人,為樂甚獨殊!好婦出迎客,顏色正敷愉。伸腰再拜跪,問客平安不?請客北堂上,坐客氈氍毹。清白各異樽,酒上正華疏。酌酒持與客,客言主人持。卻略再拜跪,然後持一杯。談笑未及竟,左顧敕中廚。促令辦粗飯,慎莫使稽留。廢禮送客出,盈盈府中趨。送客亦不遠,足不過門樞。取婦得如此,齊薑亦不如。健婦持門戶,一勝一丈夫。


步出夏門行
邪徑過空盧,好人常獨居。卒得神仙道,上與天相扶。過謁王父母,乃在太山隅。離天四五里,道逢赤松俱。攬轡為我御,將我上天遊。天上何所有,歷歷種白榆。桂樹夾道生,青龍對伏趺。[鳳凰鳴啾啾,一母將九雛。顧視世間人,為樂甚獨殊。]


東門行
出東門,不顧歸。來入門,悵欲悲。盎中無斗米儲,還視架上無懸衣。拔劍東門去,舍中兒母牽衣啼:「他家但願富貴,賤妾與君共餔糜。上用倉浪天故,下當用此黃口兒。今非!」「咄!行!吾去為遲!白髮時下難久居。」


飲馬長城窟行
青青河畔草,綿綿思遠道。遠道不可思,宿昔夢見之。夢見在我傍,忽覺在他鄉。他鄉各異縣,輾轉不相見。枯桑知天風,海水知天寒。入門各自媚,誰肯相為言。客從遠方來,遺我雙鯉魚。呼兒烹鯉魚,中有尺素書。長跪讀素書,書中竟何如?上言加餐\飯,下言長相憶。


婦病行
婦病連年累歲,傳呼丈人前一言。當言未及得言,不知淚下一何翩翩。屬累君兩三孤子,莫我兒饑且寒。有過慎莫笪笞,行當折搖,思復念之。亂曰:抱時無衣,襦復無裏。閉門塞牖,舍孤兒到市,道逢親交,泣坐不能起。從乞求與孤兒買餌。對交啼泣,淚\不可止。「我欲不傷悲不能已」。探懷中錢持授交,入門見孤兒,啼索其母抱。徘徊空舍中,行復爾耳,棄置勿復道!


孤兒行
孤兒生,孤子遇生,命獨當苦!父母在時,乘堅車,駕駟馬。父母已去,兄嫂令我行賈。南到九江,東到齊與魯。臘月來歸,不敢自言苦。頭多蟣虱,面目多塵。大兄言辦飯,大嫂言視馬。上高堂,行取殿下堂,孤兒淚下如雨。
使我朝行汲,暮得水來歸。手為錯,足下無菲。愴愴履霜,中多蒺藜。拔斷蒺藜,腸肉中愴欲悲。淚下渫渫,清涕累累。冬無復襦,夏無單衣。居生不樂,不如早去,下從地下黃泉。
春氣動,草萌芽。三月蠶桑,六月收瓜。將是瓜車,來到還家。瓜車反覆,助我者少,啗瓜者多。願還我蒂,兄與嫂嚴,獨且急歸。當興校計。
亂曰:里中一何饒饒,願欲寄尺書,將與地下父母,兄嫂難與久居。


艷歌何嘗行
飛來雙白鵠,乃從西北來。十十五五,羅列成行。妻卒被病,行不能相隨。五里一反顧,六里一徘徊。吾欲銜汝去,口噤不能開;吾欲負汝去,毛羽何摧頹。樂哉新相知,憂來生別離。躇躊顧群侶,淚下不自知。念與君別離,氣結不能言,各各重自愛,遠道歸還難。妾當守空房,閉門下重關。若生當相見,亡者會黃泉。今日樂相樂,延年萬歲期。


艷歌行
翩翩堂前燕,冬藏夏來見。兄弟兩三人,流宕在他縣。故衣誰當補?新衣誰當綻?賴得賢主人,覽取為吾(糸旦)。夫婿從門來,斜柯西北眄。語卿且勿眄,水清石自見。石見何累累,遠行不如歸。


白頭吟
皚如山上雪,皎若雲間月。聞君有兩意,故來相決絕。平生共城中,何嘗斗酒會。今日斗酒會,明旦溝水頭。蹀躞御溝上,溝水東西流。[郭東亦有樵,郭西亦有樵,兩樵相推與,無親為誰驕。]淒淒復淒淒,嫁娶不須啼。願得一心人,白頭不相離。竹竿何裊裊,魚尾何簁簁,男兒重意氣,何用錢刀為!


梁甫吟
步出齊城門,遙望蕩陰里。里中有三墓,累累正相似。問是誰家墓,田彊、古冶子。力能排南山,文能絕地紀。一朝被讒言,二桃殺三士。誰能為此謀?國相齊晏子。


怨歌行
新裂齊紈素,鮮潔如霜雪。裁為合歡扇,團團似明月。出入君懷袖,動搖微風發。常恐秋節至,涼飆奪炎熱。棄捐篋笥中,恩情中道絕。


曹操 薤露行
惟漢廿二世,所任誠不良。沐猴而冠帶,知小而謀強。猶豫不敢斷,因狩執君王。白虹為貫日,己亦先受殃。賊臣持國柄,殺主滅宇京。蕩覆帝基業,宗廟以燔喪。播越西遷移,號泣而且行。瞻彼洛城郭,微子為哀傷。


曹操 蒿里行
關東有義士,興兵討群凶。初期會盟津,乃心在咸陽。軍合力不齊,躊躇而雁行。勢利使人爭,嗣還自相戕。淮南弟稱號,刻璽於北方。鎧甲生蟣虱,萬姓以死亡。白骨露於野,千里無雞鳴。生民百遺一,念之斷人腸。


曹操 短歌行
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慨當以慷,憂思難忘。何以解憂?唯有杜康。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但為君故,沈吟至今。呦呦鹿鳴,食野之萍。我有嘉賓,鼓瑟吹笙。明明如月,何時可輟?憂從中來,不可斷絕。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契闊談宴,心念舊恩。月明星稀,烏鵲南飛,繞樹三匝,何枝可依?山不厭高,海不厭深。周公吐哺,天下歸心。


曹操 苦寒行
北上太行山,艱哉何巍巍!羊腸阪詰屈,車輪為之摧。樹木何蕭瑟,北風聲正悲!熊羆對我蹲,虎豹夾路啼。溪谷少人民,雪落何霏霏!延頸長歎息,遠行多所懷。我心何怫鬱?思欲一東歸。水深橋樑絕,中路正徘徊。迷惑失故路,薄暮無宿棲。行行日已遠,人馬同時饑。擔囊行取薪,斧冰持作糜。悲彼《東山》詩,悠悠令我哀。(作于建安十一年)


曹操 步出夏門行

觀滄海
東臨碣石,以觀滄海。水何澹澹,山島竦峙。樹木叢生,百草豐茂。 秋風蕭瑟,洪波涌起。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﹔星漢燦爛,若出其里。幸甚至哉!歌以詠志。

龜雖壽
神龜雖壽,猷有竟時。騰蛇乘霧,終為土灰。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;烈士暮年,壯心不已。盈縮之期,不但在天;養怡之福,可得永年。幸甚至哉!歌以詠志。


陳琳 飲馬長城窟行
飲馬長城窟,水寒傷馬骨。往謂長城吏:「慎莫稽留太原卒。」「官作自有程,舉築諧汝聲。」「男兒寧當格鬥死,何能怫郁築長城!」長城何連連,連連三千里。邊城多健少,內舍多寡婦。作書與內舍:「便嫁莫留住。善事新姑嫜,時時念我故夫子。」報書往邊地:「君今出語一何鄙!身在禍難中,何為稽留他家子。生男慎莫舉,生女哺用脯。君獨不見長城下,死人骸骨相撐拄。」「結髮行事君,慊慊心意關。明知邊地苦,賤妾何能久自全?」


王粲 七哀詩二首
西京亂無象。豺虎方遘患。復棄中國去。遠身適荊蠻。親戚對我悲。朋友相追攀。出門無所見。白骨蔽平原。路有饑婦人。抱子棄草間。顧聞號泣聲。揮涕獨不還。「未知身死處。何能兩相完?」驅馬棄之去。不忍聽此言。南登霸陵岸。回首望長安。悟彼下泉人。喟然傷心肝。
邊城使心悲。昔吾親更之。冰雪截肌膚。風飄無止期。百里不見人。草木誰當遲?登城望亭燧。翩翩飛戍旗。行者不顧反。出門與家辭。子弟多俘虜。哭泣無已時。天下盡樂土。何為久留茲?蓼蟲不知辛。去來勿與諮。


曹丕 燕歌行
秋風蕭瑟天氣涼。草木搖落露為霜。羣燕辭歸雁南翔,念君客遊多思腸。慊慊思歸戀故鄉,君何淹留寄他方。賤妾煢煢守空房,憂來思君不敢忘。不覺淚下沾衣裳。援琴鳴弦發清商,短歌微吟不能長。明月皎皎照我床,星漢西流夜未央。牽牛織女遙相望,爾獨何辜限河梁。


曹植 鰕(魚旦)篇
鰕(魚旦)遊潢潦,不知江海流。燕雀戲藩柴,安識鴻鵠遊。世士此誠明,大德固無儔。駕言登五嶽,然後小陵丘。俯觀上路人,勢利是謀讎。高念翼皇家。遠懷柔九州。撫劍而雷音,猛氣縱橫浮。泛泊徒嗷嗷,誰知壯士憂!


曹植 吁嗟篇
吁嗟此轉蓬,居世何獨然。長去本根逝,夙夜無休閒。東西經七陌,南北越九阡。卒遇回風起,吹我入雲間。自謂終天路,忽然下沉淵。驚飆接我出,故歸彼中田。當南而更北,謂東而反西。宕宕當何依,忽亡而復存。飄颻周八澤,連翩歷五山。流轉無恒處,誰知吾苦艱。願為中林草,秋隨野火燔。靡滅豈不痛,願與根荄連。


曹植 野田黃雀篇
高樹多悲風,海水揚其波。利劍不在掌,結友何須多!不見籬間雀,見鷂自投羅?羅家得雀喜,少年見雀悲。拔劍捎羅網,黃雀得飛飛。飛飛摩蒼天,來下謝少年。


傅玄 豫章行苦相篇
苦相身為女,卑陋難再陳。男兒當門戶,墮地自生神。雄心志四海,萬里望風塵。女育無欣愛,不為家所珍。長大逃深室,藏頭羞見人。垂淚適他鄉,忽如雨絕雲。低頭和顏色,素齒結朱唇。跪拜無復數,婢妾如嚴賓。情合同雲漢,葵藿仰陽春。心乖甚水火,百惡集其身。玉顏隨年變,丈夫多好新。昔為形與影,今為胡與秦。胡秦時相見,一絕踰參辰。


石崇 王明君
我本漢家子,將適單于庭。辭訣未及終,前驅已抗旌。僕御涕流離,轅馬悲且鳴。哀鬱傷五內,泣淚沾朱纓。行行日已遠,遂造匈奴城。延我於穹廬,加我閼氏名。殊類非所安,雖貴非所榮。父子見陵辱,對之慚且驚。殺身良不易,默默以苟生。苟生亦何聊,積思常憤盈。願假飛鴻翼,乘之以遐征。飛鴻不我顧,佇立以屏營。昔為匣中玉,今為糞上英。朝華不足嘉,甘與秋草并。傳語後世人,遠嫁難為情。


陸機 猛虎行
渴不飲盜泉水,熱不息惡木陰。惡木豈無枝,志士多苦心。整駕肅時命,杖策將遠尋。饑食猛虎窟,寒棲野雀林。日歸功未建,時往歲載陰。崇雲臨岸駭,鳴條隨風吟。靜言幽谷底,長嘯高山岑。急弦無懦響,亮節難為音。人生誠未易,曷云開此襟?眷我耿介懷,俯仰愧\古今。


陶淵明 挽歌三首
有生必有死,早終非命促。昨暮同為人,今旦在鬼錄。魂氣散何之,枯形寄空木。嬌兒索父啼,良友撫我哭。得失不復知,是非安能覺?千秋萬歲後,誰知榮與辱?但恨在世時,飲酒恆不足。

在昔無酒飲,今但湛空觴。春醪生浮蟻,何時更能嘗?餚案盈我前,親戚哭我傍。欲語口無音,欲視眼無光。昔在高堂寢,今宿荒草鄉。荒草無人眠,極視正茫茫。一朝出門去,歸家良未央。

荒草何茫茫,白楊亦蕭蕭。嚴霜九月中,送我出遠郊。四面無人居,高墳正嶕嶢。鳥為動哀鳴,林風自蕭條。幽室一已閉,千年不復朝。千年不復朝,賢達無奈何。向來相送人,各以歸其家。親戚或餘悲,他人亦已歌。死去何所道,託體同山阿。


鮑照 放歌行
蓼蟲避葵堇,習苦不言非。小人自齷齪,安知曠士懷。雞鳴洛城裏,禁門平旦開。冠蓋縱橫至,

授課大綱詳細內容....